国旗快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国旗快讯  
在改革开放中诞生的中国国旗文化事业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网      分类国旗快讯       浏览      
       改革开放决定了新中国的国家命运和国民的个人命运,伴随着改革开放新中国出现了许多新生事物,中国国旗文化事业就是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诞生发展的。在全国上下热烈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总结开创国旗文化事业的历程,继往开来,在新时代把国旗文化事业发扬光大,造福苍生,光耀旗帜。

中国旗帜学者  赵新风 2018年12月19日

 
 
一、我亲历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改革,升起天安门广场30米新旗杆第一面国旗

        我1970年出生在胶东半岛的农村,改革开放开始时我正上小学,农忙时学校会组织我们给生产队拾麦穗,捡花生,放学后要上山给家里打猪草。后来村里实行分地到每家每户,农忙时就帮着家里割麦子,扛玉米,从出生到初中毕业,这15年一直在农村渡过,是农民出身。 
       1986年初中毕业后,我进入地方国有企业烟台宽幅布厂当了合同制工人,这三年的工人生活是我第一份工作,见证了开放初期国有纺织业的发展,收获了师傅和工友间纯朴的友谊,有了宝贵的工人和工厂和经历,对机械和维修有了基础认识,为后来我进行旗杆装置技术研发奠定了实践基础。
       1989年我参军入伍到武警天安门国旗班,从此开始了我延续至今29年的国旗事业生涯。
我到国旗班时,是三人升旗仪式,天安门广场国旗基座是封闭式的,我们升降旗时要翻进护栏h,爬梯子站到旗墩上,才能挂旗收旗。尽管战士们的动作非常认真,但翻栏杆爬梯子的动作还是显得不够庄重。1991年初,北京市政府把社会各界关于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改革的建议形成完整方案上报国务院,经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天安门广场国旗基座改建工程和升旗仪式改革于1991年春同时启动。
        1991年春我开始担任国旗班长,排序为第八任,带领国旗班完成向国旗护卫队的历史跨越。
         国旗班升旗仪式改革经历了几个难关:一是编制。我当班长时国旗班共13人,中队设计的第一方案是由原来3人升旗仪式扩大为12人,全班齐上阵。后来上级说人员少,直至扩大到了36人升旗仪式规模。如此以来就不是国旗班和天安门警卫中队能解决的编制了,经上级批准从整个武警六支队抽调骨干,在原来国旗班基础上新组建了国旗护卫队,专门负责天安门广场升降旗仪式。二是装备。国旗班3人升降旗时是腰跨手枪,徒手行进。改国旗护卫队后是扛礼宾枪,正步行进。由于我们是武警执勤部队,没有摸过礼宾枪,因此所有队员都要从头学操枪法,刚训练时装备也跟不上,是用旧的半自动步枪练动作,直到五一正式升旗仪式前新礼宾枪和礼服才正式到位。三是创新。由原国旗班三人升旗仪式改成国旗护卫队36人升旗仪式,还分为日常和重大节日两种模式,每月三次重大升旗仪式由武警军乐队现场演奏。从方案批准到五一正式升旗,只有一个多月时间,新组建的护卫队员很多以前不熟悉,新的升旗仪式要设计和合成,还要和跟在国旗护卫队后面行进演奏的武警军乐队配合。这段时间我们晚上和白天各站一班岗,除去吃饭睡觉就是训练,每天休息时间很少。但是战士们同心同德战胜了挑战,圆满完成了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改革任务。
        与升旗仪式改革同步进行的是天安门广场旗杆基座改建工程。1991年4月15傍晚,我带领谢凤珏和周志勇两位同志,降下了天安门广场22米旗杆上最后一面国旗,这根旗杆也是开国大典上毛主席亲手按动电钮升起国旗的旗杆。当天晚上,这根22米高的旗杆退役被安放在中国革命博物馆院内,一根30米高的新旗杆也竖立起来。清晨四点到六点,我带班上国旗哨,正赶上刚竖立起的新旗杆调试升旗速度。在这之前,我们挂旗要爬梯子站到旗墩上才能完成,此刻,我在旗杆基座上第一次直接在新旗杆上挂上了国旗,第一次按动电钮试升旗。经过反复调试,新旗杆升旗速度精确恒定在2分零7秒,现场全体领导和工程人员纷纷鼓掌祝贺。4月16日清晨,我下哨返回驻地,带领孙涛和韩卫军两名战士护卫国旗来到国旗基座下,我挂上国旗,按动电钮,伴着东方第一缕阳光,五星红旗在新旗杆上冉冉升旗高高飘扬。当天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放了天安门广场更换旗杆的新闻,也留下了这一珍贵的历史影像资料。
       1991年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组建后,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迎来了新高潮,天安门国旗护卫队讲解国旗也迎来新的高峰。而讲解国旗和在旗杆下展国旗、收国旗的技术性任务仍然由原国旗班完成。
        2017年年底,我听到天安门国旗护卫队将由三军仪仗队接替担负天安门广场升旗任务的消息,夜不能寐,连夜写了一篇纪念文章  《别了、2017,别了、武警天安门国旗班》。文章最后赋诗一首,寄托对武警天安门国旗班、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的怀念,也表达了对三军仪仗队接替天安门广场升旗任务的祝福。

《国旗卫士精神永存》
世事无常变是常,一声令下换军装。
当年接防卫戍区,如今回还属仪仗。
三十五载风雪雨,无误升旗第一岗。
两千武警青春献,国旗卫士英名扬。
讲解国旗育少年,人民厚爱最难忘。
见证国家变革举,光荣使命肩上扛。
洒泪作别橄榄绿,笑迎新年暖阳光。
携手共进新时代,两强融合世无双。

二、在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精神鼓舞下开创我国国旗文化事业
 
       1991年天安门广场升旗仪式改革后,是我在部队最忙碌的一年。升旗回到驻地后,要为专程赶来看升旗的学校和单位讲国旗,通常一早晨要讲三四场,多时要讲七八场,听讲解和参观人群挤满了驻地,也影响了战士训练和管理。后来我奉命在原稿基础上编写了新版的《国旗讲稿》给战士们背诵,让更多的战士面向学校和单位讲解国旗。1991年9月我带领国旗护卫队战士第一次出北京市讲解国旗。此后北京市和全国学校、单位纷纷邀请前去讲国旗、训练升旗仪式。武警总部首长视察国旗护卫队后,指出国旗护卫队要集中精力,把升好旗、站好岗的中心工作放在第一位,压缩和减少社会活动。
       1992年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精神在国旗护卫队进行了传达,给我触动最大的就是小平同志讲“胆子再大一些、步子再快一些”。当时我就想,怎么能解决强烈的社会需求和部队封闭管理这一矛盾呢。
       1993年春天,由新组建的天安门支队政委罗国起、政治处主任郭占斌领导,我奉命撰写《天安门前橄榄绿》一书的主体部分:国旗和国旗班历史。三个多月的脱岗创作过程中,我采访了五星红旗设计人曾联松、寻访了北京供电局在天安门广场升旗的电工胡其俊、新中国第一批国旗缝制女工赵文瑞等一批国旗历史人物。书稿完成后,我更感受到国旗教育的重要意义和社会价值,有了专职从事国旗宣教的想法,而部队不会设这样的岗位。回想起小平同志南方谈话的精神,面对日益增长的国旗宣讲的社会需求和部队中心任务形成的矛盾,我决定走出部队,到社会上专职从事国旗宣教工作。带着这一梦想,1993年12月,我从部队退伍,开始追寻我的国旗梦想。
       我从部队退伍后在北京开始了艰难的创业生涯。1994年初我带着国旗梦想初涉社会,却处处碰壁。那时政府部门和周边亲朋对我要从事国旗宣教这一想法都不理解也不支持,政府部门认为国旗宣教应当是国家的事,不是一个复员兵的事。亲朋好友认为从部队复员了,就应安分找份工作挣钱成家。
       1997年春,为迎接香港回归,中宣部、武警总部政治部等六部委主办了“国旗在我心中”全国巡回展览。原武警部队宣传部老领导推荐我到展览组委会,担任资料部主任,参与筹备展览。6月17日北京首展后,我担任组委会外联部副主任和巡展分团团长,截至到1999年建国五十大庆,先后参与和负责郑州、南京、上海、武汉、西安等地巡回展览工作。这两年的经历丰富的我的国旗历史知识,锻炼了我的开拓组织能力,真实的了解了各地人民群众和青少年的国旗意识水平,也在各地学校、机关、单位开展了几百场次的国旗宣讲。
       全国巡展结束后,我也向主办单位反映过成立专职机构,继续开展国旗宣教的想法。但是这一想法在当时没有实现。
2001年7月,我应邀到广东韶关,担任韶关市教委组织的升旗手夏令营总教官。7月13日夜晚,我和小升旗手们在电视前收看北京申办奥运会投票结果,当看到北京申办成功后,我们都欢呼跳跃起来,我指挥大家高唱国歌表达祝贺之情。也在那时,我深切地感到国旗宣教的春天来到了。
       申奥成功两个月后,在设立政府机构和成立社团都行不通的情况下,2001年9月13日,我在北京市工商局正式注册成立“北京新风旗帜文化传播中心”,从此,我国有了专业的国旗文化传播机构。从部队退伍8年后,我终于开创了中国国旗文化事业。尽管8年的时间很漫长,8年的探索很艰辛,但伴随着改革开放、伴随着奥运会的到来,我的国旗梦想实现了。


三、我设计了北京奥运会中国式升旗仪式并培训升旗手

        2001年11月起,我策划并承办了“心中的旗帜”国旗法国旗知识神州行活动,面向全国学校和单位普及国旗法和国旗知识。这一活动到今天一直在持续开展,成为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品牌活动。
        2004年我创办了中国国旗网,从此我国国旗教育有了网络主阵地。
        2005年我为北京奥运会大厦设计并承建了旗杆工程。旗杆高20.08米,第一次采用电动升降自动播放国歌,寓意北京2008奥运会胜利举办。我亲手参与了旗杆基础挖掘和旗杆安装调试全过程。之后我们又为北京奥运会网球场、丰体垒球场等研制了移动式或升降旗杆。因为奥运会颁奖升旗仪式必须有旗杆,而这几个场馆颁奖仪式是在比赛场地上进行的,比赛场地不能设立固定旗杆,为了解决这一矛盾,我和工程人员一起研制了移动式可升降旗杆。比赛结束后我们把旗杆装置移动到场内,举行颁奖升旗仪式,升旗仪式后再把旗杆移出场地继续进行比赛。我们依靠创新和科技在不破坏场地的前提下圆满完成了复杂的颁奖升旗仪式任务,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中赞誉这是奥运会“最具科技含量的旗杆”。
        2006年底,我受北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委托,负责设计北京奥运会颁奖升旗仪式。当时查阅了大量国际大赛颁奖仪式的资料,没有看到规范的升旗仪式画面,我感到这是国际升旗仪式的空白。同时我意识到,作为礼仪之邦文明古国的中国举办奥运会,一定要创新升旗仪式。因此,结合多年升国旗、讲国旗、培训升旗手的经验,我设计了“中国式”颁奖升旗仪式。并组织大学生升旗手在中国农业大学的场馆,把两套升旗仪式拍摄成示范片,交给北京奥组委审议。经奥组委领导审定,选定了其中一套仪式作为“好运北京”北京奥运会测试比赛颁奖仪式规范。
       2007年5月,北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颁奖仪式处通知我,让我负责颁奖升旗仪式培训工作。因好运北京测试比赛颁奖8月就启动,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我向北京奥组委推荐了由清华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大学生升旗手担任奥运会测试比赛升旗任务。
        经奥组委批准,在上述学校支持下,7月初我带领各校升旗手开始了紧张的集训。这期间我既要升旗负责培训,还要到旗杆工地和工厂,对旗杆工程和研制技术把关。有时是在工地旗杆安装调试现场和施工人员通宵加班,清晨又要赶到高校培训升旗手。令人欣慰的是,大学生升旗手圆满完成了2007年奥运会测试比赛升旗仪式任务,受到北京奥组委领导的高度肯定。并破例把原全部分配给三军仪仗队的2008年正式升旗手名额,拿出54个名额,给了大学生升旗手。
       2007年年底,我又开始为三军仪仗队140名官兵进行升旗培训。经严格培训的194名三军仪仗队升旗手和大学生升旗手不负重望,圆满完成2008年北京奥运会、残奥会颁奖升旗任务,取得零失误的优异战绩。
        2008年年底,北京奥组委文化活动部赵东鸣部长、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史宗恺等领导出席了北京奥运会大学生升旗手表彰大会。北京奥组委分别为北京新风旗帜文化传播中心、清华大学等单位和我个人颁发荣誉证书。由我设计的“中国式”奥运会升旗仪式也成为奥运会文化遗产,为之后的伦敦、里约奥运会颁奖升旗仪式所采用。
       此后,我圆满完成了2009年香港东亚运动会、2012年海阳亚洲沙滩运动会、2013年天津东亚运动会、2013年南京亚洲青年运动会、2014年南京青年奥运会颁奖升旗仪式设计和培训任务。让中国式升旗仪式更多的在世界大赛上传播开来,让世界更多了解了中国旗帜文化。
       冬奥会的脚步日益临近,希望在之前这些成功经验基础上,能够为北京冬奥会颁奖升旗仪式设计培训、升旗装置建设、赛时组织服务等方面再立新功。

四、设计全国学校升旗仪式,开创升旗手交流比赛活动

        在长期的国旗教育和培训过程中,我发现各地学校升旗仪式人数、队形、礼仪各自为政,不规范、不统一,也有不少学校国旗只升不降,达不到国旗教育仪式育人的效果和功能。为了解决学校普遍存在的升旗仪式不规范的问题,2002年起我策划发起了“全国青少年升旗手训练营”活动,利用假期在北京为各地红领巾升旗手进行专业培训,也深入全国各地学校实地培训升旗手。截至2017年,全国青少年升旗手训练营已经成功举办24届,培训注册专业红领巾升旗手六千多人。
在青少年升旗手培训基础上,我策划发起了北京高校国旗护卫队比赛活动,并被北京市教委等聘为“首都高校升旗仪式规范化总教官”,专门负责升旗仪式培训工作。
        由北京市教委主办、清华大学和北京新风旗帜文化传播中心承办,2007年5月在清华大学举办了第一届北京高校国旗护卫队比赛活动。通过比赛活动不仅规范了高校的升旗仪式,也树立了高校国旗班第一学生社团的良好形象。截止到2018年这项目活动已经成功举办了9届,参赛高校国旗护卫队达到了38支,成为北京高校深受关注的最具正能量活动。
        国旗教育师资培训也是重要的领域,2010年起,我先后受邀为山东团省委、广西百色市教委、广东河源团市委、三亚团市委、北京朝阳教委、上海金山区教委、深圳大鹏新区团委等培训国旗教育师资四千多人。
        随着国旗教育的深化,全国各地许多高校也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升旗交流展示活动。我也应邀指导了成都、武汉、杭州等区域性的高校升旗比赛活动。看到这一趋势,我向相关部委提出了开展全国范围高校升旗手交流比赛的建议。
        2014年9月,为了迎接全国第一个烈士纪念日,团中央学校部批准了我上报的《关于举办全国高校升旗手交流展示活动的请示》。由团中央学校部主办、北京新风旗帜文化传播中主承办的第一届全国高校升旗手交流展示活动9月30日在京举办,全国27所高校国旗班进京参加了比赛和交流活动,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傅振邦等领导出席活动,并为优胜选手颁奖。
        2016年团中央学校部聘任我为“全国学校升旗手总教官”,在团中央学校部支持下,活动每年举办一届。活动内容也不断创新,先后增加了全国中学中职升旗手比赛、全国高校十佳升旗手评选、全国国旗文化论坛、全国高校升旗手文艺汇演等创新内容。2017年十九大召开前,我结合《国歌法》颁布施行的时势,把国歌法宣传和国旗文化论坛结合,9月29日在清华大学百年大礼堂举办了《庆祝国歌法颁布施行暨第三届全国国旗文化论坛》,还邀请了国歌法起草人、全国人大法工委陈亦超,国歌词作者田汉之孙欧阳维教授等作了论坛演讲,成为国歌法施行后全国最重要的宣讲活动。
       2018年5月4日是朱毛红军井冈山胜利会师90周年,由团中央学校部等主办,在井冈山市委市政府支持下,我们在井冈山会师广场组织了“接过革命先辈旗帜”纪念朱毛红军井冈山胜利会师90周年全国学校升旗手会师检阅活动。全国38所学校发来祝贺视频,现场10所大中小学6百多人参加纪念活动。
       毛主席外孙孔继宁、陈毅元帅之子陈昊苏、周总理侄女周秉德、朱德总司令外孙刘建将军等老一代革命家后代几年来先后应邀出席学校升旗手的活动,传承了革命红色基因。
       2018年9月29日上午,第五届全国高校升旗手交流展示活动在“93”胜利日阅兵村举办,全国各地84所高校七百多人参加了团体和个人项目展示评比。10月1日晚,第五届全国高校升旗手文艺汇演在解放军防化学院隆重举行,高校升旗手与防化学院官兵一千两百多人出席晚会。团中央第十八届常委、学校部副部长李骥,朱德总司令外孙刘建将军等出席晚会,与高校升旗手和部队官兵共渡国庆歌唱祖国。
       随着全国高校和青少年升旗手交流展示活动普及,规范化学校升旗仪式标准也在全国更多学校推广开来,我们期待2019年更多学校能规范升旗仪式,参与到全国交流展示活动中,向新中国建国七十周年献上升旗手的崇高敬礼!

五、新时代我要在北京承办世界旗帜学大会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中国旗帜文化也走向世界,并赢得世界旗帜学界的关注和赞誉。2013年我和中科院心理所博士生导师韩布新、广州大学教授费省两位研究者一起赴荷兰,出席了第25届世界旗帜学大会。我在大会发表演讲《中国旗帜文化起源》,告诉世界旗帜学者,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国旗的国家。这是中国学者们第一次在世界旗帜学讲坛上演讲。
        2014年8月,我出席在美国新奥尔良举办的北美第48届旗帜学大会(北美地区旗帜组织、每年一届),演讲内容是宋代战争中旗帜的应用。2015年9月3日北京举行抗日胜利大阅兵时,我出席在悉尼举办的第26届世界旗帜学大会。因悉尼和北京相继举办过奥运会,这年我发表演讲《创新北京奥运会升旗仪式》,演讲后世界旗帜学者纷纷就升旗仪式相关问题提问,这也是他们之前没有涉及过的内容。2017年8月我出席在伦敦举办的第27届世界旗帜学大会,发表演讲《成吉思汗的旗帜》。撰写论文前我两次到鄂尔多斯成吉思汗陵参访,掌握了大量一手资料。刚到大会报道时,看到大会手册上我演讲的题目,各国旗帜学者纷纷向我致意,表示很期待这个内容。《成吉思汗的旗帜》演讲特意被安排在闭幕式上,我身着中式服装,为演讲增添了更多的中国元素,从内容和表现都达到了很好的效果。
       世界旗帜学学会联盟简称“FLAV”,1967年成立于瑞士苏黎世,至今有50年的历史,有美、英、俄、法、日等五十多个国家的旗帜学组织加入。从2013年第一次参加世界旗帜学大会时我就提议,中国应当举办一届最有水平、规模最大的世界旗帜学大会。经过多次争取,得到相同的回复:中国不是世界旗帜学组织成员,不能申办。
        2017年8月在伦敦旗帜学大会前,获得大会同意,我以中国国旗网和北京新风旗帜中心名义正式提出申请,申办2021年第29届世界旗帜学大会在北京召开,向建党一百周年献礼。伦敦大会上我向大会主席和秘书长提交了书面申办报告,并在大会上作了8分钟的陈述。本次大会投票决定:斯洛文尼亚取得2021年旗帜学大会的主办权。会后,大会秘书长回复我因中国国旗网和新风旗帜中心不是旗帜学组,不能申办2021年的大会。
        伦敦会议两个月后,2017年10月我参加了在波士顿召开的第51届北美旗帜学大会,重点与大会秘书长又进行多次深入沟通,我告诉他不在中国举办世界旗帜学大会,世界学组织代表性是不完整的。最终他被我的精神感动,同意我申办2023年第30届旗帜学大会。按照大会章程,还是要在中国成立纯学术性的中国旗帜学会,然后在2019年第28届世界旗帜学大会上正式做陈述报告,并由会员投票决定。
        2017年12月4日,我收到大会秘书长的邮件,他宣布“美国旗帜研究中心做为协办方,努力促成北京合作承办2023旗帜学大会”。
       尽管在国内成立中国旗帜学会还需要高层审批,但中国已经进入了新时代,早日成功举办世界旗帜学大会,是中国旗帜文化走向世界的标志,是首都北京文化中心的新内涵,也是世界各国旗帜学者深入了解中国文化的重要时机。日本在1999年已经成功举办过世界旗帜学大会,原计划2021年举办大会向建党百年献礼时机也已错过了,2023年在北京举办第30届世界旗帜学大会不应再错过。
希望相关部门和有识之士,发扬伟大的改革创新精神,在新时代同心同德共同实现在北京举办世界旗帜学大会的新梦想。
 
 
 
 
上一个:北京怀柔率先实现乡镇学校国旗文化全覆盖 怀柔区妇联.. 下一个:展国旗、唱国歌、讲红色故事 北京关工委开展“传承红色..
相关资讯: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