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风评论  
西医显微镜看不懂五千年中医药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网      分类新风评论       浏览      
一、先说说我自己对中西医的切身体会 前几天,第一例新冠肺炎病理尸检解剖报告公布,气道黏液栓成为关注问题。对于气管黏痰,我深受其害,也差点因此被憋死。2018年9月下旬,第五届全国高校升旗手交流展示活动前,我在北京郊外着凉引起了咳嗽黄痰,因我很少感冒,也没在意。但咳嗽却在加重,直到咳嗽导致失声说不了话,才去中医院看病。中医院也是先从鼻子里下管子拍片子,再开中药调理。这个病很顽固,我因出差也没坚持熬药只是吃成药。在三亚讲课时,凌晨一点被憋醒,浓痰堵在气管里咳不出来,几近窒息。这种状况持续了有十多天,但天天凌晨都过一次鬼门关,一番顿足捶胸的挣扎把浓痰咳出去才能正常呼吸。很少发烧感冒的我真切体会到,痰是能憋死人的。老天爷看我还有重任在身,没把我收走,9月30日我是在失声的状态下主持的第四届全国国旗文化论坛。国庆节后,在中药调理和锻炼下,慢慢化了痰恢复了正常。 为什么去看中医而不是西医呢,这也是在实践中对比出来的。我儿子小时候感冒我们总是带着看中医,挂9块钱的专家号,开14块钱的三五幅小药,回家自己熬,用勺喂给儿子,第二天就退烧。而有一次是老人带着去了儿童医院,经过漫长的排队,见到疲惫的大夫,几分钟的时间给开了药,然后在拥挤的医院楼梯台阶上坐着输液。在这里,孩子们像是流水线上的一个部件,用不同姿态举着输液袋。经过实践对比,中医药确实省时、省钱、见效快,但有一个前提,就是孩子要吃苦药,相比反复输液的损害,吃苦不算什么了。 还有就是西医说活不过三个月的病,中医却能延长三年寿命。我的一个亲戚72岁时,2017年春节前肝部疼痛,家人陪着去医院检查,拍片子发现肝上长了14.5*14.6*15cm的肿瘤,家人又带着他去了北京几家大医院,给出了同样的诊断,肝癌晚期活不过三个月。春节聚会时,家人悄悄告诉我医生的诊断,没让老人知道,只告诉他是肝炎。老爷子年轻时当兵在中央警卫团站岗执勤,很乐观,也有自己的判断。2018年春节聚会时他告诉我,他自己瞒着家人去医院拍了片子,早就知道了真实病情,一边说一边用手比着15公分,比拳头还大。2017年确诊后,他不住院治疗,一直坚持看中医吃汤药,在怀柔还承包了一片山,上山摘桑葚、打板栗。2019年8月在家里去世,听家人说,临终前他半夜起来说胃口烧的慌,吃了几块儿冰又睡下,早晨安然离世。送终时,灵堂里挂着我起草的挽联:青年参军卫戍区 站岗执勤 保卫党中央 赤胆忠心;晚年坚强抗癌魔 淡然生死 续寿又三载 仁德宽厚。 我的一位国家级研究机构的老师是相信西医科学的人,不相信中医。他是江南大户人家之后,父母都是解放前的知识分子。他本人是文革后第一批研究生,在文学方面有很高建树,英文很好,相貌堂堂,但类风湿病却让他很痛苦。他长年吃西药治疗,国外的亲朋也给他寄外国的药物,但都没有特别效果,到后来关节变形,行动困难,还是坚持用蜷着的手指打电脑写作。大概是2003年前后在西医的建议下,做了膝关节更换手术,我去医院看他时,他很高兴的告诉我,医生说换关节后你就可以游泳爬楼了,也能解决风湿病灶问题。但他的风湿问题并没有随着换关节好转,在长期吃西药的副作用下,肺部出现了纤维化,呼吸困难,最后只能在床上躺着吸氧维持生命,去世时70岁。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不看中医,他说中医不科学,本草纲目中还有用上吊绳子烧成灰治癫狂病的,怎么能信?在风湿病这个事上,我们是病友,我当年在天安门广场站岗升旗时,由于是冬不穿棉,也落下了风湿病。前些年我学习了中医知识后,自己定期艾灸穴位,坚持用干姜花椒泡脚,平时喝自己泡的酒,效果很好。 二、西医显微镜看不懂五千年中医药 西方发明显微镜和科学这一名词,是近一两百年的事,1893年,康有为引进并使用“科学”二字,严复在翻译《天演论》时,也用“科学”二字。此后,“科学”二字便在中国广泛运用。西方认为,凡是显微镜能看到就是科学,能相信,看不到的就不是科学,不能信。显微镜能看到细胞,但细胞真正由什么构成,如何生长病死却是看不到的。中医的经络、营卫之气、风寒暑湿燥火,显微镜更是看不到的。用百多年的科学名词否定五千年的中医药体系,本身就是不科学。 中医药自诞生起,经几千年实践,形成自己独特的理论和治疗体系。望闻问切、丸散膏丹、正骨、针灸、推拿、气功、拔罐、食疗等多种诊疗方法,确实医治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病痛问题。可以说中医是实践经验的大成,是中华民族得以生息繁衍的救命续命第一法宝。我们常说中华民族几千年战胜过无数灾难挑战,是依靠什么战胜的呢?三皇五帝、唐宗宋祖等是领导因素,但如果没有中医药保驾护航,历经历史上那么多次大瘟疫和战乱,中华文明早就断绝了。古代行军作战没有现在的野战医院,军医官们要对付瘴气、暑热、刀枪伤、断骨、甚至毒箭伤等种种伤病,怎么做到的呢。 与西药化学提纯和动作实验疗效不同,中药经过几千年多少亿人不同地域种族的验证,成为经典验方。中药是世界上最安全的药,全部来源于大自然,就地取材的,其中草药植物类药一万多种,动物类药一千多种,矿物类80多种。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葱姜蒜花椒桔子皮都可入药,田间地头林间的蚯蚓、蝉蜕、螳螂籽、蝎子都是药材,冬吃萝卜夏吃姜、不找大夫开药方的民谚,更是中医的智慧。中医药是五千年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人世代行之有效的生活方式,用不着西医显微镜和CT等设备设施的检测认可。西方人用中药、针灸和拔火罐不也有效吗?扎你的相应穴位和经络,你有相应的反应治得了你相应的病就是祖宗的科学。还有西方人要求中医给他解释成分和原理,如果不改变显微镜脑子思维,怎么解释他也明白不了。也没有必要削中医药的足,适西医药思维的履。 西方医学界把脑死亡作为判断人死亡的标准,但西方媒体屡有脑死亡孕妇生下健康婴儿的报道。而传统中医认为心跳不停,呼吸还在就不是死亡,并多有针灸恢复脑死亡的案例,这也是中西医对生死的不同态度。甚至中国传统文化认为人死后七天才火化安葬,因为这七天里人的意识神识还在体内。叶曼先生早年旅居美国时信基督,但基督不能解释她“生从何处来,死向何处去”的疑惑,皈依学佛后,从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到答案,并身体力行讲传统文化。2012年98岁时在京讲传统文化,一直坚信中华文化改变世界,21世纪中国一定强,并说她自己要活到103岁。我去看望她时,她对身边人讲:即使我气驻脉停,也不能给我输液插管子,并把这句话写在纸上,签上叶曼和刘世纶两个名字。2017年2月她103岁时在洛杉矶家里无疾而终,火化后骨灰在子女护送下回北京安葬。 3月2日农历二月初九是六祖慧能大师1382年诞辰,六祖在唐玄宗元年713年圆寂,其真身在韶关南华寺保存至今。广东气候炎热潮湿,文革时期六祖真身还被埋入地下,历经一千三百多年真身不腐,西医科学如何签定呢。 2014年8月,我出席在美国新奥尔良举办的北美第48届旗帜学大会,主办方对第一次参加会议的学者有一个欢迎工作午餐。我们是直接从会场到了餐厅,我没来得及洗手,吃汉堡包时我用刀直接切着吃,没沾手。美国秘书长对我说,你吃饭很斯文,像法国人。我说是因为没洗手不能直接拿着吃。上饮料是冰水,没有热饮,包括在飞机上的早餐也是带冰碴的冷冻汉堡包,这些对我坚持“晨不食凉”的肠胃是很大的折磨。在美国,我见到很多的巨胖人、拄双拐人,这些大都是激素药和高热高糖食品及碳酸饮料的副作用。但西方有一点要我们好好学习,那就是分餐制。不管是聚餐还是宴请,每人一份,自己吃自己的,很卫生。在国内,山南海北走过来,我感觉分餐制最好的地区是广东,特别是在广州一般的聚餐吃饭时都有公筷,面前会有白色和黑色两双筷子,一双是自己用,一双是夹菜用。而其他地区公筷和分餐的普及率并不高。希望这次疫情后,公筷和分餐能成为制度和文明生活方式,减少疾病交差传播,在全国城乡普及开来,固定下来。 三、善治中国者皆懂中医 几千年来,华夏中国屡受外来种族和势力侵略,朝代有更替,政权有兴衰,统治有长短,但中华文化和中医药一直生生不息,绵延不绝。善治中国者秉持“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民之所欲,天必从之”的天道法则,以百姓心为心,用土生土长的中药解百姓疾苦,与民修养生息,以人民利益为核心治国施政,国祚绵长者八百多年。而巧取豪夺,人分四等,甚至要求几户一把菜刀的政权却短到不足百年。 周朝时施政者很重视医疗的公益性、普惠性和治愈率,《周礼·天官》记载:“医师掌医之政令,聚毒药(药之辛苦者)以共医事。凡邦之有疾病者,疕疡者,造焉,则使医分而治之。岁终,则稽其医事,以制其食。十全为上,十失一次之,十失二次之,十失三次之,十失四为下。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凡民之有疾病者,分而治之。死终,则各书其所以,而入于医师。疡医掌肿疡、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四时皆有疠疾:春时有瘠首疾,夏时有痒疥疾,秋时有疟寒疾,冬时有嗽上气疾。以五味、五谷、五药,养其病;以五气、五声、五声,眡其死生。两之以九窃之变,参之以九藏之动。凡民之有疾病者,分而治之。死终,则各书其所以,而入于医师。疡医掌肿疡、溃疡、金疡、折疡之祝,药、劀、杀之齐。凡疗疡,以五毒攻之。以五气养之,以五药疗之,以五味节之。凡药以酸养骨,以辛养筋,以咸养脉,以苦养气,以甘养肉,以滑养窃。凡有疡者,受其药焉、金疡、折疡之祝,药、劀、杀之齐。凡有疡者,受其药焉。”对内科、皮肤科、外科、骨科、溃疡等分类治疗,根据季节变化、药性五味进行指导,对死亡病人要写明原因报主管部门,朝廷承当医药费用,特别要求医师治愈率,根据治愈率制定医师俸禄待遇,十全十美者为上,“十失四”治愈率60%的为末下。规定中没有“十失五”这一项,可能50%治愈率的庸医在那时视为草菅人命都被砍头了。要按此标准,当下医生有多少吃不上饭呢。也有人会不解,都是百分百治愈率,那大夫不都失业了吗。当时执政者是用这些制度培养十全的上医,百姓没有疾苦,人人身心健康,最大的受益人还是执政者。 周礼周制为后世朝代建立了治病爱民的典范榜样,即使被一些知识分子诟病的秦始皇,焚书坑儒时也没有焚医药书坑医师儒,焚的是六国的反动书、坑的是闹事的造反儒。 北宋范文正公少年便有“不得相位,愿为良医”的志向,以当良相治世或当良医治人为宏愿。后来他无论在朝施政还是出师戍边,虽政治上几经起落,仍不改“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初心,主张澄清吏治、改革科举、整修武备、减免徭役、发展农业,为百姓修“范公堤”、设义田兴义学,成为以天下为己任出将入相的千秋名臣。 中医药的发展也非一帆风顺。民国时期国民党政府被西医怂恿推出废止中医案,被中医界广泛抗议,鉴于中医的实际疗效,国民政府最后收回成命,汪精卫还给几幅药就治好其岳母病的名医施今墨题字送匾“美意延年”,中医药得以保存。而蒋介石政府最终人心尽失,为人民和历史所抛弃,亡命台湾。皈依基督信奉西医的蒋介石晚年因长期服用抗生素,产生耐药性,车祸受伤后最终不治身亡。 与国民党反动政权形成强烈对比,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非常重视中医药发展。1954年,毛主席就中药问题作出重要批示:“中药应当很好地保护与发展,我国中药有几千年的历史,是祖国极宝贵的财富,如果任其衰落下去,那是我们的罪过。中医书籍应进行整理。应组织有学问的中医,有计划有重点地先将某些有用的,从古文译成现代文,时机成熟时应组织他们结合自己的经验编出一套系统的中医医书来。”并指示:“即时成立中医研究院”,1955年12月中国中医研究院成立,毛主席接见了第一任院长鲁之俊。 1958年10月11日,毛主席在给杨尚昆的信中谈到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的问题:“尚昆同志:此件很好。卫生部党组的建议在最后一段,即今后举办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的学习班,由各省、市、自治区党委领导负责办理。我看如能在一九五八年每个省、市、自治区各办一个七十至八十人的西医离职学习班,以两年为期,则在一九六○年冬或一九六一年春,我们就有大约二千名这样的中西结合的高级医生,其中可能出几个高明的理论家。此事请与徐运北同志一商,替中央写一个简短的指示,将卫生部的报告转发给地方党委,请他们加以研究,遵照办理。指示中要指出这是一件大事,不可等闲视之。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指示和附件发出后,可在《人民日报》发表。”这批“西学中”的医生后来大多成为我国中医或中西医结合的学术带头人和知名专家。2015年12月7日,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后,用中文发表题为《青蒿素的发现:传统中医给世界的礼物》的演讲,在演讲中她引用了毛主席这封信的原话。 毛主席不仅重视中医药人才培养和应用 ,更从内心深处真切关心最广大农村群众的疾苦。1958年6月30日从《人民日报》得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后写下《七律二首·送瘟神》时,“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纵观中国历史,哪一代帝王会为百姓病痛夜不能寐,能有毛主席这样的忧民情怀和诗意。 1965年6月26日,毛主席听卫生部的工作汇报,他听到当时全国医务人员分布情况和医疗经费使用的占比:全国现有 140 多万名卫生技术人员,高级医务人员 90%在城市,其中70%在大城市,20%在县城,只有10%在农村 ;医疗经费的使用农村只占25%,城市则占去了75%后,严厉批评说 :“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 15% 工作,而且这 15%中主要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并指示:“应该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培养一大批‘农村也养得起’的医生,由他们来为农民看病服务。”他还说:搞不好中医工作,我来当卫生部长。遵照毛主席的指示精神,我国农村有了赤脚医生和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广大农村赤脚医生依靠一根银针、一把草药,贯彻早预防早治疗的方针,边务农边看病,不收费少收费,全国农村基本解决了医疗问题。我就此问过山东农村当年的赤脚医生,了解到当时村里和公社都有老中医把脉,一般的病在村里和公社就能治好。个别去市区住院的也是先住院,回村后医院来结帐,村民若是支付困难,则由村集体支付,那时大医院里也没什么人看病住院。 毛主席晚年由于患白内障几乎看不清东西,他最终同意由中国中医研究院著名眼科专家唐由之做手术,手术是中医传统方法“金针拨障法”,毛主席要求手术全部用国产设备,不用进口设备。1975年7月23日晚上11点,手术在毛主席书房进行,主席让工作人员播放《满堂红》弹词,唐由之不到五分钟就顺利做完手术。医疗组的心脏病专家过来向唐大夫表示祝贺,说没想到手术中主席的心跳一点没改变,而唐由之手术前紧张得心跳120次。 让一些人疑惑的是,经过改革开放富起来群众百姓,越来越多的自发到韶山祭拜毛主席,不仅在主席生日、主席忌日时去,还形成了大年三十给主席拜年的新民俗。这次新冠肺炎爆发时,网上也争相传送毛主席“送瘟神”的诗作。 习近平总书记执政后,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为己任,更是特别惦记贫困群众脱贫致富,做出了“全面小康路上一个不能少,脱贫致富一个不能落下”的重要指示,这个指示成为超越古今中外历朝历代的爱民宏愿。总书记也非常重视对传统文化和中医药的研究与应用,在多次重要讲话中结合中医辩证思想和术语,信手拈来,如上医诊脉断病,让人惊奇他的传统文化底蕴。 2013年12月14日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虚胖问题:“要注意解决消化不良问题,消化胃里的积食,不要再大口进食,否则是要脘腹痞胀、宿食不化的!现在,到很多地方去看,都是大马路、大广场、大绿地、大园区,土地利用率很低。这不是强壮,而是虚胖,得了虚胖症,看着体积很大,实际上外强中干、真阳不足、脾气虚弱。”2014年1月7日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谈到营卫祛邪的重要性:“政法系统是国家的免疫系统,是营血卫气、祛邪扶正、保证社会肌体健康的重要力量。综合起来看,政法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2015年2月15日在考察西安市雁塔区社区中医馆时讲明了中医药的独特优势:“开设中医科、中药房很全面,现在发展中医药,很多患者喜欢看中医,因为副作用小,疗效好,中草药价格相对便宜。像我自己也喜欢看中医。”2017年7月24日在致第十九届国际植物学大会的贺信中介绍中药古老悠久的历史:“中国2500多年前编成的诗歌总集《诗经》记载了130多种植物,中医药学为人类健康作出了重要贡献,因植桑养蚕而发展起来的丝绸之路成为促进东西方贸易和文化交流的重要纽带。” 面对来势汹汹的重大疫情,党中央沉着应对、诊断准确、措施有力。2020年2月23日,总书记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强调:“加快推广行之有效的诊疗方案,加强中西医结合,将疗效明显的药物和先进管用的仪器设备优先用于救治重症患者,千方百计加大重症患者救治力度,切实有效地降低病亡率。现代医学的发展,特别是中西医的有效结合,使得我们对付疫情有了更多主动积极的办法、有了更大可能。” 在党中央正确指导下,中西医结合,特别是中医药的广泛应用,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方案和中国防控效果。2020年2月24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结束了9天的考察,在北京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世界卫生组织流行病学专家、联合考察组外方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的方法是目前我们唯一知道的、被事实证明成功的方法。同日,北京市卫健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在北京市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北京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总有效率为92%。2月25日,云南省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杨丽娟在云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自疫情发生以来,云南中医药系统第一时间成立省级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专家组、第一时间制定中医药防治方案、扎实开展中西医协同协作,并取得初步成效。截至2月25日12时,云南有确诊病例174例,累计治愈出院129例,中医药参与治疗123例,出院患者中医药治疗率达95.3%;165例患者乏力、发烧、咳嗽、咽痛、纳差等症状和影像学改善或治愈出院,总有效率达98.2%;武汉方舱医院16家,其中由张伯礼院士和刘清泉院长领导的江夏方舱医院是唯一由中医全面接管的方舱医院,近400名轻症患者无一例转为病症,转重率为0! 就全国来看,不完全统计,这次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医药达到92%至98.2%的总有效率,几近周朝十全上医标准,中医药在新时代、在新冠病毒肆虐时,再显神力。 3月4日中央指导组召开会议指出:要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医疗救治工作中,认真落实第七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推动治疗规范化、同质化。同时,要发挥集体智慧和合力,及时总结经验,筛选出针对不同症状类型的有效的中西医治疗方案和药物,为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谋福祉,更为全世界作贡献。 既然世界上没有比中国更好的方法,没有针对新冠肺炎的特效药,总有效率90%以上的中医药就是救命良药,普及推广正逢其时。国难显诚臣,大疫见真效,历史给了中医药走向世界一个良机,能治疗人类共同病,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期不远。 赵新风(中国旗帜学研究中心理事长) 2020年3月5日惊蛰 于京
下一个:在美国霸权主义面前,挺华为就是助中华
相关资讯:
 
 
BAC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