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
 
 当前位置:首页  >> 争鸣  
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靠策划才能获得救济的时代
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网      分类争鸣       浏览      
   感人的故事留给人的记忆是长远的;而策划出来的感人故事带给人的思考是复杂的。
   “…… 小欣月摔倒在了学校的操场上,髓母细胞瘤给这个天真的孩子判处了 ‘ 死刑 ' 。 3 个月前,小欣月失明了。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站在北京天安门前看升旗仪式,听国歌响起 …… 好心市民愿意帮助欣月圆她的北京梦,但她身体状况不好,医生建议不要去。为了不让欣月失望,父亲编造出善意的谎言,决定在长春找一个有国歌响起的地方,到时就告诉她,那里就是北京天安门。 ” 于是,两千颗爱心编就 “ 世上最美丽的谎言 ” ,模拟了一场天安门升旗仪式。 3 月 23 日 《城市晚报》报道的这个崭新的 “ 故事 ” ,确实如春天里摇曳之花那样动人心扉。很快到了 4 月 1 日 ,新闻的 “ 接力 ” 和爱心的接力有了很大的进展,继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3 月 29 日 派代表专程赴长春,在小欣月病榻前举行了一场特殊的 “ 升旗仪式 ” 之后,小欣月在父亲和医生的护送下,到北京入住一家脑科医院,众多专家在第一时间里为其进行了第一次手术(见 4 月 1 日 《北京娱乐信报》)。
   不要以为这是 4 月 1 日 愚人节新闻,这是真的;公众明白,两千人模拟天安门升旗,是一场两千人共同参与 “ 策划 ” 的华彩篇章,它的核心内容不仅仅是为一个小女孩热爱国旗而 “ 圆梦 ” ,更要紧的是让小女孩获得救治;或者说, “ 两千人模拟天安门升旗 ” 是为了 “ 获得治疗 ” 所作的一个铺垫。其实此前小欣月的父亲在 “ 致好心人的一封信 ” 中,已经有了明确的信息: “ 当得知女儿得了不治之症后,我感觉就像天塌下来一样,使我们这个并不富裕但很幸福的家一下子陷入了痛苦和绝望之中。 ” 所以,他在信中感谢 “ 帮我们全家度过这暂时的难关 ” ,因为 “ 形而下 ” 的获治疗度难关,实在比 “ 形而上 ” 的看升旗圆美梦更迫切、更紧要。
   生老病死是生命的自然规律,但是, “ 病 ” 不意味着 “ 死 ” ,绝症也不意味着就是鬼门关,只要能获得良好的救治;可是,对于 “ 不富裕 ” 而又 “ 无保障 ” 的人来说,事情就不是这样了。在 “ 看病贵、看病难 ” 成为一座新的大山的时候,绝症的降临确实就是 “ 天塌下来 ” ,轻而易举就能压垮一个不富裕的家庭。如果没有社会的保障和救济,作为 “ 社会细胞 ” 的家庭是非常脆弱的。多少人因病返贫?多少人因患病得不到救济而无奈地告别人世?不知道。政府没有能够成为保障的强大靠山, “ 小欣月 ” 们要寻找活路,只有依靠媒体,寻求媒体和社会的帮助。但求助者确实太多,媒体的寻常报道也已无法打动社会人心,于是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媒体联手操持的种种 “ 策划 ” ,这种策划也越来越新奇,恍惚让人感到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靠策划才能获得救济的时代。
 
上一个:歌手不识国旗激起争论 下一个:收银员脸贴世界杯参赛国国旗 法律界人士称不妥
相关资讯:
 
 
BACK TOP